梦游症。

咕咕咕。

【杰宝】装B到底有什么好处?

A蓝O水,OA高亮

知乎体

圈地自萌


装B到底有什么好处?

我服了,为什么那么多小说里有事没事AO都要装装B,BETA做错了什么?你们这些装B的AO良心不会痛吗?


@JackeyLov3:说起来你可能不信,是塔先动的手。


我,omegaAD,透到了自家的alpha辅助,你敢信?


我认识我家辅助比较早,那时候太年轻还没分化,就一直没怎么考虑过这方面的事情,他一直就是他。后来机缘巧合走到一个队的时候就一起当队里的弟弟,所以关系比较好。


这个逼有时候还说我是他看着长大的,疯狂暗示我弟中弟,我也是服了。明明他看起来比我嫩多了,黑框眼镜带牙套,又瘦又白,脸上还有点婴儿肥,真的,又...

{ 2018-12-06 /10 /254 }
 

我要死了。求求你们he。

 

; ;

他说,我有不得不去的理由。


他轻描淡写说分离,他说所有相遇都是为了别离,可他还说过这辈子,他想啊,想要一直一起,他说啊,说我们分离。


他走了,他说我们分开一段时间比较好。那什么时候再聚呢?他不说话,他说有缘再见。


什么时候再见呢?他想,我会证明的,S9见。 ​​​


我恨转会期。

{ 2018-11-29 /1 /8 }
 

杰宝.感冒

*已交往吧?


喻文波感冒了。


这位才到基地没几天的家伙只刚刚来得及开个直播嘚瑟嘚瑟,马上就被感冒打败,和另一位ADC一起疯狂咳嗽。


明明前一天还能在醒来之后穿着件短袖四处晃悠,可以对着来不及换件衣服的辅助鄙夷地问一句大哥你怎么穿这玩意,现在只能窝在房间里,刷刷手机,再对着天花板怀疑人生。

“喻文波?”他的辅助推门而入,啪的一声摁开了开关,天花板突然明亮一片,真真切切体会了一下什么叫亮瞎狗眼。


“干嘛!” 他嫉妒不耐烦地回答,快速地摸出旁边的手机,假装自己完全没有发呆的样子。不这么做,他都能猜到这家伙会怎么吐槽。


“关着灯玩手机对眼睛不好。” 王柳羿小声叨叨两句...

{ 2018-11-16 /11 /198 }
 

谁能想到时隔多年我又磕起了RPS。

 

【Day.10】[p陆]他指尖的星辰

*ooc都是我的,我的错,我的锅

*垃圾文笔致歉

*伪蒸朋.科学家皮x魔法师陆

*一个小短打小片段

皮拉了拉脑袋上的帽子,他难得出来一次,这顶帽子也是陆之遥给他的,似乎是对方用过后淘汰的东西,带着些许对方身上的味道。帽檐在他的动作下向上抬起一些,好能够让陆之遥完全出现在他的视线里。天色已经有些晚了,太阳隐约在山边露个影子,染红的云彩点缀在墨蓝的天空上,对方紫色的长发被风吹起法师的长袍微微摆动,像是某些游戏里才有的CG,美好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他咂咂嘴,上前抓住了陆之遥的手腕。

“夫楞,我们接下来要去哪儿?”

陆之遥楞了一下,有些嫌弃地甩开对方的手,几丝余温残留在手腕上,他还是露出了...

{ 2017-08-19 /15 }
 

【陆p】一个小段子(。)

失败的蒸汽朋克,迷,渣

ooc,ooc,ooc

明天考试,今天摸鱼

——

陆之遥将他的扫把靠在墙上,木质的扫把柄顶部加上了皮给他做的小型魔力储存器,华丽精致的镂空花纹,以及闪烁着的银色的光芒,即使陆之遥有意和皮对着干,他也不得不承认,这个不起眼的小东西的确很有用,至少在他偷懒时是这样。

现在那个小巧精致的魔力储存器暂时停止工作,乖巧的收敛光芒,表现得就像任何一个装饰品一样。

皮朝他打了打招呼,继续低头钻研手里那堆资料,他旁边的小型锅炉真朝外冒着蒸汽,没盖严实的盖子被冲得一开一合,发出不怎么悦耳的敲击声,但粉毛的科学家似乎并不关心它似的,只是翻看着他手里的资料,一头扎进黑色碳素墨水写...

{ 2017-01-08 /16 }
 

【陆绝】逃兵

-负能产物,慎入

-ooc,ooc,ooc.角色哭得稀里哗啦有(。)感情线迷

-放飞自我向,战争背景.

——

临阵逃脱,大耻。

.

小绝依偎在陆夫人怀里,小脸通红,破了的军装外套有些漏风,使得他微微的颤抖着,怀里抱着自己的狙击枪,旁边放着拆开的子弹,里头的火药全被抖了出来,现在只剩个空的子弹壳——以火药的味道来掩盖血腥味,虽然显得奢侈,但却是如今想出最有效的办法了。

陆夫人几缕头发垂下,落在小绝的脸上,大概挠得小绝有些痒痒,那双清澈的眼睛眨了眨,嘴唇微微动了动,却也没说出什么来。

陆夫人自然明白他的心思,伸手撩起自己的头发别至耳后,又轻柔地抚摸的小绝的脸。

指尖传来的温度已经...

{ 2016-12-23 /4 /21 }
 

【铛奶】中指与戒指

-ooc,ooc,ooc

脑洞小段子,文笔死亡警告.

——

我觉得我太久都没有见过这个人了。

所以但我站在他面前,明明只有半步的距离,我便可以轻而易举地走上前,搭上他的肩膀,说说笑笑,就像我们曾经做的一样。但他离我似乎又那么远,远到我迈不出步伐,再也站不到他身边,就像我们再也回不到曾经。

我走上前,看着他那一头橙色的头发打理得井井有条,再也不像记录中那般张狂飞扬的模样,他也不再像曾经穿着那一件基佬紫的外套,理所当然的,最为标志性的挂在脖子上的小铃铛也不见了踪影,取而代之是一条深色的围巾,针脚细密,大概与那些商店里买的东西差不了多少,脸变圆了些,也不再是我记忆中亦或我想象中的那张马脸。...

{ 2016-12-17 /4 /37 }
 

【铛奶】你的婚礼

考试中的摸鱼.试图转行段子手的第一步x

bg向有.

文笔死,ooc,ooc,ooc

特别难吃(。)

以上↑不嫌弃就继续吧.

——

我再次见到那个人是在一场婚礼上。

不属于我的婚纱华丽得刺眼,恰到好处的亮片为新娘填上几分靓丽的光彩,裙摆拖在地上,遮住那双璀璨的水晶鞋,连一丝半点也没有再留给他人遐想。

属于他的西装妥妥帖帖,领结规整,怎么看也不会是这样一个大男人自己系上的。可以想象,新娘的芊芊玉指划过他的脖颈,轻轻撩起他的头发,亲昵地为他打上领结。大概除了我,在旁人眼里他们是再合适不过,天造地设的一对。

只有我知道。

我曾拥有过的,幸福而快乐的日子。痛并快乐着也许更合适描述?我...

{ 2016-12-01 /11 /39 }
 
1 2 3 4 5

© 梦游症。 | Powered by LOFTER